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曼城树洞 首页 头条 查看内容

欧洲杯唱响“冰与火之歌”:北境三狮 高卢徒利

2016-6-11 15:31| 发布者: HiDay| 查看: 3523| 评论: 0

简介:盛夏之际,塞纳河畔,战鼓震天,硝烟弥漫。欧陆的七大豪强,又将为了代表着欧罗巴最高荣誉的德劳内杯,展开一场殊死的拼杀。


在乔治-马丁的畅销魔幻小说《冰与火之歌》里,七国里的七大家族,为了象征着维斯特洛至高权力的铁王座,而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而在现实世界中,盛夏之际,塞纳河畔,战鼓震天,硝烟弥漫。欧陆的七大豪强,又将为了代表着欧罗巴最高荣誉的德劳内杯,展开一场殊死的拼杀。旧王能否保住头顶的王冠,新王能否爬上欧洲的巅峰,是否又会有英雄在烟与盐之地重生,手持光明使者,来谱写一首冰与火的赞歌。


河间地的徒利家族

法国

河间地

从地理上讲,法国与河间地就有极高的契合度,境内有大河流过,主要地形以平原为主。在战争爆发时,法国也经常成为主战场,一时间,烽火连烟,生灵涂炭。

2016年法国本土作战,又逢欧洲杯扩军至史无前例的24支球队。这像极了冰与火之歌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比武大会——赫伦堡比武大会,而赫伦堡正好处在河间地。然而后来却证明赫伦堡比武大会绝非从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


艾德慕-徒利

有人说赫伦堡比武大会是以雷加-坦格利安为首的太子党的一次秘密集会,目的是为了密谋推翻他的父亲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昏庸的统治。而事件还远不止如此,在雷加王子赢得比武大会之后,他将爱与美的王冠献给了当时已和劳勃-拜拉席恩订婚的临冬城的莱安娜-史塔克,而不是他的王后伊利亚-马泰尔。这个事件也间接地导致了篡夺者战争的爆发,史称“错误的春天”。

如今,ISIS的猖狂和全球时常发生的恐怖袭击使得今年的法国欧洲杯成为了历史上最危险的一届欧洲杯,“查理周刊”事件的悲痛犹在眼前,在许多人眼里,这个大型的盛会可谓是波涛凶险,暗流涌动。

另外,恐怕法国国家队与徒利家族统治的河间地最像的,就是内讧。了解《冰与火之歌》小说的球迷都知道,鸦树厅的布莱伍德家族和石篱城的布雷肯家族是世仇,两家在各个方面都要斗个你死我活。而奔流城的徒利家族和孪河城的佛雷家族,也因为血色婚礼事件中杀掉了霍斯特-徒利的女儿,同时也是临冬城公爵夫人的凯特琳-徒利,以及囚禁了奔流城公爵继承人艾德慕-徒利而结下了梁子。佛雷家族这种公然破坏宾客权力,封臣背后捅主公刀子的行为,被整个七国所唾弃。

回看法国足球历史,多有将帅不和的事情发生。2006年世界杯,以星座安排首发阵容的占卜师大帅多梅内克,就被许多球员反感,小组赛险些出局的法国队最后是在以齐达内为首的球员组成的委员会的带领下,才奋勇杀入决赛。2010年世界杯,多梅内克再次与球员爆发冲突,埃弗拉等队内大佬甚至公然霸训,最终法国也早早地小组赛出局。2012年欧洲杯,当时纸面实力颇为不错的法国队闯入8强,即将面对强敌西班牙时,队内有曝出不和,本-阿尔法与时任主教练布兰卡发生争吵,据传阵中大将纳斯里与迪亚拉也与布兰科爆发了冲突,结果在迎战西班牙时,布兰科直接把这些不听话的球员打入冷宫,不是最强阵容出战的法国也毫无悬念地被西班牙淘汰出局。

法国队

今年,法国队本想借东道主之势再次捧得德劳内杯,结果在去年又曝出了本泽马利用性爱录像敲诈自己国家队队友瓦尔布埃纳的丑闻。结果导致本泽马和瓦尔布埃纳双双落选法国国家队,无缘本次欧洲杯,这样的内乱,与混乱的河间地真是颇为相似。


北境的史塔克家族

英格兰

北境

同样是气候寒冷,同样是古板守旧,英格兰与北境的相似之处比人们想象中更多。

临冬城

无论是冰与火之歌的小说,还是HBO的权力的游戏剧集,从一开始,狼家就吸收了众多中国的粉丝。因为小说和电视剧把史塔克家族作为最主要的视角来描写,观众的代入感也就最强。同样的,英格兰在中国也拥有着大批的球迷,他们从贝克汉姆开始、从欧文开始、从兰帕德、杰拉德开始,三狮军团始终具有强大的号召力。

贝克汉姆和欧文

英格兰的足球追求速度、力量。在较为寒冷的天气条件下,他们的足球不是那么的细腻和优雅,而是充满着野性和粗犷。这就像史塔克家族的家徽狼一样,代表着自然和野生的力量。北境的士兵也都不畏严寒,骁勇善战,更有像波顿家族一样喜欢剥人皮的野蛮嗜好。

英格兰

在书中,史塔克家族的命运实在是多灾多难,族长艾德-史塔克受国王同时也是挚友劳勃之邀,南下君临担任国王之手,没想到重视荣誉不善弄权的史塔克大人被卷入权力游戏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最终掉了脑袋。随后艾德的长子罗柏自立北境之王,南下讨伐仇人,掀起了五王之战的序幕,虽然少狼主在战场上未尝一败,但却在政治上输得一塌糊涂。先是放走席恩-葛雷乔伊,让人端了自己的老家,继而又撕毁婚约惹恼了佛雷家,最终落了个“血色婚礼”的悲惨下场,而史塔克家其他的孩子们也都沦落天涯,朝不保夕。

奈德-史塔克

现实中,英格兰队作为传统豪强先是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竟未出线,后又有2014世界杯小组赛便遭淘汰,可谓是跌入了英格兰足球历史的谷底。

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小说中,布兰-史塔克已经成为了绿先知,珊莎-史塔克在谷地跟着小指头学习权术,艾丽娅-史塔克在布拉沃斯学习刺客之道,而琼恩-雪诺则在长城当上了守夜人总司令。狼家的孩子们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而英格兰队也是如此。凯恩的愈发成熟、瓦尔迪的一鸣惊人、拉拉纳,卢克-肖,巴克利的茁壮成长,让英格兰队能够刮起一股青春的风暴,年轻的种子已经埋下,留下的是无限的希望。


西境的兰尼斯特家族

德国

西境

德国以稳定的经济实力,成为欧盟中当仁不让的核心和支柱。在冰与火之歌中,西境因为盛产金矿而控制着整个维斯特洛的经济。可以说德国如果经济打个喷嚏,整个欧洲经济都要感冒;如果西境有个三长两短,整个维斯特洛都会惶恐不安。

泰温-兰尼斯特

“听我怒吼”,这是统治着西境的兰尼斯特家族的族语,而他们的族徽则是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显示出他们的王霸之气。而德国队给世人的印象,也正是这样的感觉。
德国队号称“专治各种不服”,而且打法严谨合理,一旦发现敌人的漏洞,就会毫不留情地发起攻击,击垮对手。2010年世界杯4-1英格兰,4-0阿根廷,2014年世界杯7-1巴西,德国队制造的惨案让全世界都不会忘记。这就像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把雷耶斯家族从维斯特洛上抹去一样残忍,七国的人民至今只要听见《卡斯特梅的雨季》都还会不寒而栗。

德国队

德国队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大赛成绩稳定。世界杯4冠4亚4季的成绩若以稳定性计算,是要比五星巴西还要出色。欧洲杯方面,德国队也交出了3冠3亚2季的成绩,仍然傲视全欧洲。德国队不打无准备之仗,他们总是运筹帷幄,计算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分析利弊,衡量得失。这与兰尼斯特家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族长,泰温-兰尼斯特公爵非常相似。

泰温公爵在伊里斯二世统治时期第一次出任国王之手时,就展示出杰出的统治能力,以致七国上下纷纷流传“伊里斯二世坐在铁王座上,但泰温公爵统治着七国”这样的言论。泰温公爵也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在篡夺者战争时期,他一直保持着中立,观察局势,直到劳勃胜局已定,他才倾巢出动,血洗君临,彻底奠定了最后的胜利。随后,他又将自己的女儿瑟曦-兰尼斯特嫁给了劳勃国王,成为了篡夺者战争中,除劳勃以外最大的赢家。

瑟曦-兰尼斯特

随着拜拉席恩王朝日渐式微,皇太后瑟曦、国王之手,乃至于两任国王本人,都是狮子家的人。目前的七国实际上是被兰尼斯特家族所统治。这就如同现今的德国,两年前大力神杯已经捧得,如今虽然西班牙还是欧洲杯卫冕冠军,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德国才是当今足坛的王者。今夏,德国队是否会撕下最后的伪装,将西班牙一脚踢下王座?让我们拭目以待。


风暴地的拜拉席恩家族

西班牙

风暴地

虽然2014年世界杯西班牙小组即遭淘汰,但斗牛士们依然是本届欧洲杯的卫冕冠军。他们曾经创造的王朝余晖仍在。2008、2010、2012,连续三届大赛将冠军收入囊中。作为一个此前从未征服过欧洲和世界的新王,西班牙的成绩足够载入史册。

劳勃-拜拉席恩在挑起篡夺者战争之后,曾在一天之内,在盛夏厅三次击败敌人的进攻。随后又在关键的红宝石滩战役中,打败坦格利安家族的主力部队,并且击杀了龙太子雷加-坦格利安。一举奠定了战争的胜局,推翻了统治维斯特洛近三百年的坦格利安王朝,开启了拜拉席恩王朝的黄金时代。几年后,铁群岛的巴隆-葛雷乔伊发动叛乱,火烧兰尼斯港。劳勃国王携好友艾德-史塔克一起,平定了叛乱。劳勃的武功,可谓是震煞古今,就犹如西班牙队从08年至12年建立起的王朝,一时间,寰球宇内,未逢敌手。

劳勃-拜拉席恩

然而王朝也总有衰落的时候,随着劳勃的意外身亡,让整个七国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他的两个弟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蓝礼-拜拉席恩都纷纷宣称自己应该继承王位,结果兄弟倪墙,史坦尼斯阴谋杀害了蓝礼,而自己,也兵败黑水河之战,基本失去了竞逐王座的实力。这就像西班牙队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小组出局,让全世界都大跌眼镜。而皇马和巴萨这对死敌之间的摩擦,也经常带到国家队当中。皮克和阿韦罗亚的推特嘴仗时常发生,前皇马悍将阿隆索也是西班牙队中最与巴萨帮唱反调的人。这样的内耗,的确削弱了西班牙队的实力。

西班牙

如今坐在王座上的托曼-拜拉席恩本身就为乱伦所生,但他拜拉席恩的姓氏勉强维持着七国的安宁。但教会势力、外戚专权、以及各路诸侯对于王座的虎视眈眈,让拜拉席恩王朝已经名存实亡,五王之战后,乱世格局已定。这就如同现在的西班牙,虽然还披着卫冕冠军的黄袍,但实际上实力已大不如前,各路豪强都对今年的欧洲杯虎视眈眈,下定决心要在今夏追逐那至高的荣誉。


河湾地的提利尔家族

比利时

河湾地

比利时并不能算是欧洲的传统豪强,就如同如今统治着河湾地的提利尔家族最早只是河湾地的园丁国王的管家。但是园丁国王孟恩九世为了抵抗征服者伊耿的进攻,自己连同所有的子嗣都死在了著名的“怒火燎原”战役中,这时哈兰-提利尔审时度势,主动为伊耿献出了高庭,因此被封为南境守护和河湾地总督。

梅斯-提利尔

在篡夺者战争中,提利尔家族因为支持坦格利安家族而变成了保皇党,结果龙家覆灭,提利尔家族眼看护国无望便向新王劳勃-拜拉席恩投降,因此也长久地远离了权力中心。这就如同近年来的比利时国家队,它逐渐成长为了一股势力,却从未真正地被人看好,被列为豪强的范畴。比利时国家队在大赛上低于人们预期的表现也与提利尔家族软弱的性格相符合。

但是,提利尔家族所统治的河湾地物产丰富,乃天下粮仓。一如比利时国家队近年来所涌现出的黄金一代。库尔图瓦、米尼奥莱、孔帕尼、维尔马伦、威尔通亨、登贝莱、卡拉斯科、费莱尼、德布劳内、阿扎尔、维特塞尔、本特克、卢卡库。这样的名字所组成的球队足以让欧洲的任何一支球队胆寒

比利时

随着五王之战中各大家族间巨大的消耗,提利尔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间的联盟稳定住了七国的局势,玛格丽-提利尔成为王后,梅斯-提利尔公爵进入御前议会,提利尔家族在君临的政治游戏中有了更多的话语权。这使得高庭成为了维斯特洛大陆上一股可以左右局势的力量。如今的欧陆足坛正处于西班牙王朝落幕,德国新王还未扎稳脚跟的诸侯乱世,比利时队说不定就会成为那股改变欧洲足球版图的势力。


谷地的艾林家族

葡萄牙


谷地由于被崇山峻岭所包围,东侧又背靠狭海,因此历来比较封闭独立。先民们躲进山脉中居住,演变成了部落。由灼人部、石鸦部、月人部、黑耳部等部落所组成,他们就像是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少数民族。葡萄牙偏安伊比利亚半岛的西南一隅,在整个欧洲大陆上经常被人忘记,以至于欧洲人经常认为葡萄牙人就是欧洲的少数民族

鹰巢城

谷地中的家族不多,兵力不强,但却出身高贵,血统纯正。艾林家族就是源于一支历史最悠久、血统最纯正的安达尔贵族。他们家族的族语是“高如荣誉”,而谷地的骑士们也是名震七国。

C罗

葡萄牙如今虽是一个小国,但他们历史上也曾征服过美洲大陆。回到足球层面,他们的球星也总是藏不住骨子里的骄傲。一如菲戈,一如当今欧洲的头牌C罗。C罗就像一位高贵的鹰巢城骑士,武艺高强,桀骜不驯。艾林家族从未登上过铁王座,琼恩-艾林在赢得战争之后也只当上国王之手,东境守护。就如同葡萄牙虽然战力不俗,却也从未登上过欧洲之巅,2004年家门口作战,功亏一篑最终屈居亚军,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琼恩-艾林死后,少鹰主年幼且也不堪大任,谷地逐渐远离了权力中心。就如同现在的葡萄牙队,黄金一代早已成为往事,C罗也度过了自己的巅峰时期,恐怕本届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内的葡萄牙,需要继续忍受难捱的低潮期。


多恩的马泰尔家族

意大利


意大利与多恩一样,地处大陆的南端,滨海湿热的气候给了他们热情开放的性格。多恩在马泰尔家族的统治下,从未被真正征服过。当年征服者伊耿以摧枯拉朽之势风卷残云,打得七国国王纷纷屈膝,唯独在征服多恩时,遭到了最聪明也最顽强的抵抗,即使河湾地、风暴地、谷地等联合大军共同进犯,多恩人也如同他们的族语一般“不屈不挠”。最终逼得伊耿一世以签署了和平条约。许多年后,“少龙王”戴伦一世即位后撕毁合约再次攻打多恩,在付出了数万条人命,包括年轻的国王自己后,他的弟弟“受神祝福的”贝勒光脚徒步走骨路,向多恩人民证明自己想要和平的决心。最终“贤王”戴伦二世通过联姻将多恩领划入自己的版图,但也给了多恩高度的自治权。

道朗-马泰尔

意大利足球的风格就给人以“不屈不挠”的感觉。他们深谙防守反击的真谛,任你花招百出,我自岿然不动。就像多恩多年的防御战。意大利队可以状态不好、可以青黄不接、可以磕磕绊绊,但只要它还没有被淘汰,对手就绝不能放松警惕,稍有大意,意大利队就会像红毒蛇一样,非常迅速地给你致命一击。

意大利

在小说中,道朗-马泰尔亲王忍辱负重,是个如越王勾践一般的角色。在现实中,意大利队往往在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能够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一如2006年电话门地震之后的夺冠,2012年欧洲杯慢热发挥却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决赛。

意大利的盛产如骑士般高贵优雅的攻击型球员,巴乔、因扎吉、皮埃罗、托蒂都是当中翘楚,每个人都在球迷中拥有巨大的人气与号召力。多恩领中星坠城的戴恩家族也有这样的感觉。“拂晓神剑”是维斯特洛每一个少年心中的骑士梦。

完。



Tab标签:
收藏 邀请

晕倒

感动

大哭

惊呆

口水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头条推荐

返回顶部